“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两年 广东新增“二孩”182万人-人民数字联播网广东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两年 广东新增“二孩”182万人

2018/2/24 11:31:48
来源:金羊网 新闻记者:丰西西 责任编辑:王俊霞



  近日,由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广州市妇联指导,母乳爱志愿服务队、微信公众号“二孩妈妈进化论”等发起的网络调查“二孩焦虑指数”结果出炉。这份征集了4000多份问卷(70%为二孩家庭)的调查结果显示,二孩带来的焦虑正在从“纠结”、“没人带”等,转化为对孩子教育的担忧。

  据悉,主办方自2016年起,每年2月22日都会出炉一份关于“二孩”的调查报告,而这一天也被称为“二孩日”。

  75% 生二孩焦虑但压力可控

  调查显示,在尚未生育二孩、但有意愿生育二孩的受访者中,最大的“二孩焦虑”来自于三件事:经济压力、孩子谁来带和带孩子的辛苦;而在已育二孩的家庭中,二孩带来的最大焦虑则是:带孩子的辛苦、经济压力和教育焦虑。

  值得注意的是,在已育二孩的受访者中,有75%表示自己的“焦虑指数”位于50分以下——大多数人虽然感到焦虑,但压力可控。但同时,也有25%的受访者表示“压力山大”,并有6.1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极其焦虑,有过极端的念头。

  63% 已生二孩母亲对职业没规划

  调查还显示,女性因为生育二孩放弃工作的现象有增无减。生育二孩后,回答“有职业规划、努力打拼中”的女性只有37%。相比之下,有63%的二孩母亲表示,“对职业发展没有目标、没有规划、感到迷茫、对未来无能为力”。

  对此,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认为,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企业雇佣女工。他建议,如果企业雇佣女工达到一定比例,政府给予一定的税费优惠,也可在女工怀孕、哺乳期间向企业补贴“五险一金”,以降低企业额外成本;也可借鉴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的福利制度,由政府承担孕、产女工在休假期间的工资、福利开支;另外,将学前教育纳入非强制性义务教育,构建十五年的义务教育体系。

  79% 二孩家庭不会再生

  调查报告也对“进一步放开生育”后的生育意愿做了调查,结果显示,79%已育二孩的受访对象明确表示“不会再生”;同时,77%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理想的孩子数量是两个;15%的受访者表示理想子女数量为三个或更多,而表示理想子女对象为一个的仅为7%。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认为,生育焦虑加重导致生育意愿下降,已经成为一个客观的现象。生意意愿下降与否取决于内外两方面因素。从外在因素看,经济条件、社会福利、环境支撑、家庭和社会关系、就业发展压力等,都会影响生育意愿。从内在因素看,社会发展使得人们的生存方式和生育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应对生育养育的时间、精力都显得不足。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生育观念尤其是生育价值观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人们更加注重自己的自由发展、更加注重自我的价值实现、更加注重个体的品位生活,不再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46% 对养老有压力

  记者了解到,这三年的“二孩日”调查中,都有同一个问题,即“你是否有养老压力”。公众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每年不同:2016年,表示“有养老压力”的受访者仅为两成;2017年,回答“有养老压力”的受访者近三成;而在今年,表示有“养老压力”的受访者高达45.65%。

  对此,董玉整分析认为:养老压力增加要辩证分析。一方面,上有长辈,抚养长辈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在医药费居高不下的现实面前,感到经济压力增大;另一方面,只有一个孩子时,养育孩子的时间精力和经济投入相对较小,有了两个孩子后,养育孩子的时间精力和经济投入相对较大,再去抚养老人感到压力倍增。

  董玉整表示,还有一个方面也值得关注。现在人们生育子女的年龄不断增长,35岁以上的孕产妇越来越多。年龄越来越大,自己的养老问题也就越来越近了。现实中,养老机构少、养老环境差、养老资源不足、养老费用较高等现象普遍存在,这也会成为人们感到养老压力的一个原因。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承受着对长辈和对自己的双重养老压力,形成了“养老焦虑”。

  “全面二孩”政策已实施逾两年。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20日公布的数据,去年我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63万。但“二孩”出生人数增加,出生总人数明显高于“十二五”时期年均出生1644万人的水平,是2000年以来历史第二高值。“全面二孩”政策效应逐步显现。

  广东的情况如何?记者了解到,广东2016年和2017年两年合计新增“二孩”182万人,2017年更成为全省人口出生高峰年。

  去年全省新增人口20.2万人

  据省妇幼卫生年报统计,2016年度(2015年10月至2016年9月),全省住院分娩婴儿活产数181万人;2017年度(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为201.2万人,全省增加20.2万人,增幅11.16%。2017年度成为人口出生高峰年,符合实施“全面二孩”政策预期。

  省全员人口数据库汇总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省常住人口“二孩”出生98.64 万人,比2016年的83.22万人增加15.42万人,增幅达18.53%。2017年“二孩”出生人数约占当年住院分娩婴儿活产数的49%。与此相关的是,与2016年相比,2017年全省常住人口“一孩”出生人数为69.05万,同比减少8.94万,减幅达11.46%,下降幅度较大。

  高龄产妇主要集中在珠三角

  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后,产妇年龄结构也发生了较大变化。记者了解到,近两年来,广东高龄产妇比例快速提升,且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2016年,全省常住人口孕产妇中,35周岁以上高龄产妇累计17.9万人,2017年高龄产妇总量累计24.6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37.1%,其中生育二孩的19.8万人,占比80.3%,而珠三角地区普遍超过50%。

  明年后全省人口增长或回落

  数据显示,“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全省出生人口总量同比有一定增长,但珠三角与非珠三角地区的增长率呈现明显的地区差异:珠三角地区增长较多,而非珠三角地区增长较少。

  综合多方面因素,专家预计,今明两年,广东出生人口还会有一定增长,但之后会回落,出现出生人口增长拐点,在现有政策背景下,出生人口减少的趋势将无法逆转。

  追问

  两年后广东出生人口为何回落?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分析认为,影响广东“一孩”出生人口减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直接的原因是全省常住人口育龄妇女年龄结构和婚姻状况结构发生了变化,已婚育龄妇女和女性初婚人数总体上呈递减态势:女性初婚人数从2012年的70.17万人下降至2017年的63.53万人;育龄妇女人数由2015年的2356.9万人下降至2017年的2293.1万人。

  其次,婚姻行为发生了很大变化。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女性初婚和初育年龄不断延迟,导致“一孩”出生人数相对减少。专家指出,延迟结婚、推迟婚龄,已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

  再次,人们的生活环境和生育动机发生了很大变化。生活成本的提高,导致人们生育意愿下降、生育行为延缓、生育水平降低。

  董玉整建议:要扭转出生人口减少的趋势,促进人口均衡发展,生育政策与相关经济社会政策应配套衔接,将号召性的“鼓励”变为实质性的“鼓励”,真正解决群众生不起、养不起、生不了、带不了等“生育焦虑”问题,让群众生得了二孩、生得好二孩,在生育二孩的过程中进一步增加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

相关推荐

  • 2019广州善行者公益徒步活动将于12月21日举行

    2019广州善行者公益徒步活动将于12月21日举行

  • 全球青年创新集训营活动(UNLEASH2019)颁奖典礼举行

    全球青年创新集训营活动(UNLEASH2019)颁奖典礼举行

  • 暖心!八旬老伯不慎摔倒众人齐心救助

    暖心!八旬老伯不慎摔倒众人齐心救助

评论

0/200

用户评论0


登录

不能为空